中商电讯

扫一扫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制造 » 正文

华为成立“战略研究院” 探索光计算、原子制造“无人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4-16 20:51:47    来源:头条    作者:第一财经    浏览次数:13    评论:0
导读

对技术“无人区”的探索在华为的战略部署中愈发重要。在4月16日举行的华为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董事、公司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正式以华为战略研究院院长的身份亮相,表示华为将通过每年3亿美金的合作经费,支持学

对技术“无人区”的探索在华为的战略部署中愈发重要。

在4月16日举行的华为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董事、公司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正式以华为战略研究院院长的身份亮相,表示华为将通过每年3亿美金的合作经费,支持学术界开展基础科学、基础技术、技术创新的研究。

“华为过去的创新是1.0模式,主要是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的创新,而随着战略研究院的成立,华为要走向创新2.0,也就是研究基础理论的突破和基础技术的发明。”徐文伟在现场演讲中表示,战略研究院将专注基础理论的突破和革命性技术的发明,比如光计算、NDA存储、原子制造等前沿技术的研究。

作为中国的科技企业,华为现已成为全球ICT基础设施的领头羊,但创始人任正非却在内部讲话中表示,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还没有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而对大流量、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经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

任正非强调,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产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而现在的华为正在行业中逐步攻入无人区,处于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华为跟着人跑的“机会主义”高速度会逐步慢下来,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

“无人区”迷茫

华为的敌人到底是谁?

第一财经记者曾经在几年前的一次采访中问过任正非这个问题,当时他的回答是“自己”。

“华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是自己偏离了客户的需要和科技变化的趋势。”任正非对记者表示,一方面是对数字的过度崇拜、对成本的过度控制、对企业集团规模的过度追求、对创造力的遏制,管理的过度使一批美国大企业遭遇困境。华为要避免管理者的孤芳自赏、自我膨胀,要以客户为中心,实现跨领域、跨部门的流程集成和贯通。另一方面,华为的创新还处于的工程层面,华为已处于迷航中。

尽管华为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4800亿元,2018年的研发费用更是达到了1015亿元,占销售收入比重为14.1%。但任正非仍然说,华为正在行业中逐步攻入无人区,处于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

“信息产业超过50年的高速发展,理论界和产业界都开始遇到了发展瓶颈。”徐文伟在演讲中表示,从理论瓶颈上看,现在的创新主要是把几十年前的理论成果,通过技术和工程来实现。比如说,香农定律是70年前,1948年发表的,5G时代,几乎达到了香农定律的极限,CDMA是演员海蒂拉玛1941年发明的。ICT产业发展需要新的理论突破和基础技术的发明。而从工程瓶颈上看,摩尔定律驱动了ICT的发展,以前(CPU)性能每年提升1.5倍,现在只能达到1.1倍了,摩尔定律下一步怎么发展?
华为战略研究院院长徐文伟接受媒体采访

“针对业界的瓶颈和挑战,华为的战略是从基于客户需求的技术和工程创新的1.0时代,迈向基于愿景驱动的理论突破和基础技术发明的创新2.0时代。”徐文伟在分析师大会期间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记者表示,没有理论突破和基础技术发明带来的革命性的变革,就没有产业的发展和华为未来成功。

他说,冰上之下的技术才是真正的竞争力。数学、芯片设计、材料、散热等,这些是背后的基础能力,而战略研究院主要负责的就是5年以上的前沿技术的研究,担负起华为在未来5-10年技术领域的清晰路标。面向未来,确保华为不迷失方向,不错失机会。同时,开创颠覆主航道的技术和商业模式,确保华为主航道可持续竞争力。

瞄准“光计算”等前沿领域

今年1月份,任正非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支持给大学教授做基础研究。“他们就像一个灯塔一样,既可以照亮我们,也照亮别人。”

任正非介绍,华为自己在编的15000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和专家是把金钱变成知识,还有60000多应用型人才是开发产品,把知识变成金钱。华为对科学家的希望给予适当的支持。

而在华为的战略研究院中,与大学的合作将变得常态化。

徐文伟对记者表示,华为会投入一定的资金来支持全球范围内的大学和科研机构来进行相关技术的研究,每年将会在这些合作上投入3亿美元,其中又有1亿美元专门用于前沿技术的探索,采取“支持大学研究、自建实验室、多路径技术投资“等多种方式实现创新的落地。

“我们没有人,只有钱。”他说,通过战略研究院,华为所推动的是开放式的创新和包容式发展,除了华为自身的人员之外,更多地是要依靠行业内的专家顾问,他们能够提供的是前沿技术方向的问题,而华为则会提供行业场景和经验,使得双方能够有机结合,创新成果最终也会为全社会所用。

而在探索的方向上,徐文伟表示华为有自己的“地图”,覆盖“从信息的产生、存储、计算、传送、呈现,一直到信息的消费”的全链条。比如显示领域的光场显示,计算领域的类脑计算、DNA存储、光计算、传送领域的可见光等,基础材料和基础工艺领域的超材料、原子制造等。

以光计算为例,华为表示,异构计算是突破摩尔定理的路径之一,而利用光的模拟特性可以实现数据处理中的复杂逻辑运算。

“比如,在人工智能领域,计算量的80%是矩阵变换、最优求解等,这些运算用CPU做,效率非常低,如果用光计算,性能会提升百倍,因为光本身的衍射、散射、干涉等天然特性,就是具备这样数学特性,光计算省去大规模的数模转换的过程,在这些特定的领域有着天然优势。试想一下,随着计算量向AI等转移,80%的计算量可能更加合适用新的计算架构,效率百倍地提升,那么,摩尔定律的困境,就会很大程度上被克服。”徐文伟说。

而在原子制造上,华为表示已经已经在上海的一所高校与专家展开的研讨。

精密制造目前达到了纳米级,但如果换一种思路,能否在原子尺寸的层面上直接进行制造呢?从单个原子开始,直接将其装配成纳米结构,然后,再将这些纳米结构组装成更大的微器件。实现“原子到产品”的制造模式。原子的尺寸是十分之一纳米,也就是说原子制造技术可以把摩尔定律提升100倍。

“国内一些年轻一代的科学家非常厉害,中国应该成为全球科研创新的一极。”徐文伟对记者表示,今天的我们需要理论的突破,需要新的基础技术的发明,华为将继续去探索未知的新世界,既然处于迷航中,那就开始领航。
 
(文/第一财经)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为第一财经原创作品,作者: 第一财经。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ecchn.com/news/show-1127.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1417423738@qq.com。
0相关评论
 

版权© 2008-2022 中商电讯_中国B2B电子商务平台 www.ecch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8027206号-9